航亞科技董事長嚴奇采訪稿

2014年3月,時任總經理的嚴奇離開工作了26年的無錫透平葉片,創辦航亞科技有限公司。一時間,各種惋惜、質疑、贊嘆隨之而來,無數人等著看這位昔日的國企少帥如何“華麗轉身”,沒有了國企背景的支持,他能否再創新的輝煌。

僅僅三年多過去,航亞于2016年12月迎來上市掛牌。 于是有些人說,以嚴奇的資歷、背景、人脈、能力,這并不意外。其實,在這些“理所當然”的背后,是一條鮮為人知的崎嶇之路,無論是在曾經的WTB還是現在的航亞。

WTB:打造成為行業的“隱形冠軍”

1988年,沒有任何背景的嚴奇作為一名外來的大學畢業生來到透平。他從一名技術員做起,一直到成為中層干部,成為透平的骨干領導。及至2001年,透平葉片已經岌岌可危,負債600多萬,連員工工資都發不出,銀行逼著企業破產或者重組。更讓嚴奇感到憤慨的是,在透平內憂外患之時,企業領導糾葛矛盾不斷,他感到自己和很多有志年輕人的的青春被浪費在高層間無謂的紛爭中。所以當他在2001年臨危受命,接手這個難以運轉的爛攤子時,上任伊始就將原來的48名中高層干部免掉了三分之一,降職三分之一。這在從前的國企里簡直聞所未聞,但是那會兒,嚴奇像一團燃著的火,熊熊向前,誰也攔不住,誓將在這臃腫龐大的體制下層層改革。

當年,透平葉片設備陳舊,甚至連機加工的能力都沒有,業務僅僅集中在鍛造上。改革的第一件事,嚴奇大膽向透平的上級集團上海電氣提出:啟動5500萬國債貸款項目,增加設備,開拓業務鄰域,重新進行戰略布局。

在當年,5500萬無異于于今天的幾個億,透平當時一年的營業總額不過七千萬。經過一輪輪的座談、否決和爭取,集團最后決定,同意啟動2900萬元國債,配套資金不超過300萬。借此,嚴奇引進國外先進的設備,并開始了在數控加工等方面的持續技術改造。

僅僅用了一年時間,透平一舉從瀕臨破產的絕境中走出,實現年營業額一億一千多萬的突破,當年扭虧為盈。此后,嚴奇并沒有定下發展的腳步,持續設備與技術、人才升級,五年間累計投入3億四千萬,最終建成世界一流的生產線,保證了透平葉片以后的穩健發展。

當嚴奇離開時,透平已成為電站葉片世界最大的葉片供應商。他把他的青春、智慧和熱情,26年如一日貢獻給了這個自己唯一供職過的企業,帶著它從低谷走向輝煌。這其間的情感和付出,為何會在透平如日中天時割舍?

航亞:打造中國航空零部件領域的標桿企業

很多人不解,本可以躺在功勞薄上的嚴奇,居然在接近知天命的年紀,選擇了負債千萬地創辦航亞。

“我只是做了在透平想做但不能做的事。”
嚴奇早已發現,透平雖然做到了在全國甚至某些領域在全球的領先,但是產品主要以小批量生產為主。他想再帶著這個企業往更高端的領域轉型,但國企的體制和目前的輝煌已經不允許他去大膽開拓。

一個民航發動機上,平均要裝精鍛葉片2500-3000件左右。目前世界上自第三代發動機開始,已經全部使用精鍛葉片,但中國精鍛葉片制造才剛剛起步。嚴奇深知這其中的機遇。

“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做一個能夠自己掌控發展速度,具有高度專業化水準的企業。”

于是,航亞成為了全國第一家以精鍛技術開發制造壓氣機葉片的民營企業,選擇專注于整個航空工業體系中最富有挑戰、難度最高的領域之一——壓氣機葉片,并且將國際市場作為發展的主戰場。8位高管56名員工,總投資逾1.5億元。這是航亞的起點,也是嚴奇從一開始就背負的壓力。

他說,在公司起步的有一個階段,他每天晚上都睡不著覺。
他面臨的不僅是一個新領域的拓荒,更是中國裝備制造業長期處于低端發展的頑疾——理念和意志的桎梏。

他提到在美國參觀的一家著名醫療器械公司。
“他們的產品、技術并非難以企及,但是管控流程我們完全不懂,不明白為什么要這么做。”這件事情給了他很大的沖擊。

“生產一件產品我們都會,但是生產大批量的精密零部件,靠的不是技術,不是設備,而是人!目前國內的工程師、設計師設計的成果,根本沒有考慮工藝如何去實現,以及如何去穩定的批產,更不考慮這件產品在各種極端使用條件下的穩定性和使用壽命。這種研發與制造的脫節勢必會造成后端批產的錯誤百出。”

2016年,公司一批800個的葉片訂單出了問題,在發給客戶前被嚴奇發現并截了下來。而這樣一批訂單延誤一個月,公司就要付出500萬的運營成本的代價。更讓他痛心的并不是這些錢,而是他精心布局的管控模式的實效——為什么這個系統里這么多人,技術部門、制造部門、質量部門竟然沒有一個人發現這個問題?

“終其原因還是理念的問題。想改造人真的太難了!”

對于飛機發動機來說,一個核心零部件的沉沒,付出的成本不僅僅是這個零部件本身,而是飛機整體甚至是更沉重的代價!對于這個企業也一樣,少部分核心工人員的疏漏,影響的將是整個系統、整個企業。 他由此想到中國制造業的轉型發展,“高端制造業不是技術的高端,可能拆分下來從商業模式、研發、制造等每一個部分都是基礎的、可實現的,但是當每個部分結合起來,必須達到協同前進,是整個系統的高端。中國的高端制造業不是技術落后,而是理念和管控的落后。”

而嚴奇想做的,就是打造一個高素質、高水平的裝備制造業的標桿企業。他希望每一個航亞的人都能銘記這一點,做到深刻理解客戶的需求,將這種理解提升到理念,將理念轉化為流程,并最終順利進入產業化。

這個設想其實正是目前中國制造業向高端轉型的關鍵所在。轉型發展是當前最熱的口號,可是如何把這個口號轉化成實踐,轉化為實實在在的路徑。前方并無路可循,嚴奇是自己在拓荒。他說,“理念不落地,航亞根本沒法活下去。”

以一個民營企業家的身份,為無錫留下一個好企業

在離開透平葉片前一天,剛好是個周末,清晨嚴奇陪夫人去開元寺。
之前他很少承認過自己是無錫人,雖然小時候曾在這里生活,也有一部分家族人在這里扎根。但那天早上,他被周圍的無錫話包圍著,那種氛圍讓他想起小時候外公外婆帶著他在惠山逛廟會。那一刻,做了一輩子葉片的他忽然覺得,應該為無錫留下些什么。

“如果單純是為了賺錢,航亞絕對不會走像今天這樣的路。我希望這個企業不僅能符合國際市場的需求,能夠代表中國發動機零部件企業中的中堅力量,從而推動整個行業的進步,另外,也能夠讓人一想到葉片就想到無錫這個城市。”

因為專業化的定位和高標準、高要求,航亞創立不到三年就贏得了賽峰、GE等一批國際知名客戶的認可,成為他們信賴的供應商。現在又即將上市,而在嚴奇心里,這些遠遠不能代表成功。

“直到今天我也沒有覺得航亞一定會成功。我們的成本高、要求高,價格卻比歐洲市場低30%。“但是他從未動搖的是,在中國制造業的轉型升級中,民營企業應該挑大梁。”

關于成功的標準和企業的使命,航亞背負的,遠比我們想象得要多。就像嚴奇在航亞初創時所言,希望航亞是一個“以專業推動進步的現代化企業,努力成為航空發動機葉片的全球一流供應商,而不是一個純粹只為賺錢而活的民營企業。”一個國家和民族如果沒有仰望天空的人,都是眼前的利益,那還有什么希望!也許,航亞的路還很長,但是從它誕生的第一天起,就帶著領航人理想主義的色彩,必然為這個行業所銘記和敬重!


管理團隊

幸运双星连线
重庆时时彩杀一位 被重庆时时彩骗了 98彩登陆 重庆欢乐生肖官网 篮球滚球大小分技巧 赛车pk计划软件下载 北京赛车pk10直播软件 11选5胆拖投注计划表 同城游戏手机版下载 分分快3大小单双技巧 中体育zso8飞彩比分 170彩票专家分析平台 新畺时时彩三星和值 星空娱乐广州 重庆时时彩代理注册 pk10官网开奖